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女子网购给差评后一天收两三百骚扰电话

来源:重庆晨报 发布日期:2013-07-23 10:39:47

 “美女,看到你挂的信息了,约个时间,吃个饭噻!”

“滚,滚,滚……”

716日下午4点,杨希玟(化名)挂断这个电话,几乎气得要撞墙。这天,她接了一百多个相亲和咨询二手房的电话。这通电话,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彻底崩溃了。

一条网购的破裤子,就是一个扫把星!包包一抓,门一甩,杨希玟直奔渝中区七星岗派出所。

一个差评之后 ,交友的、看房的来了

 “警官,我实在没法活了……”派出所值班室里,杨女士还没把话说清楚,眼泪夺眶而出。

 “莫着急,有难处慢慢说,”女警梁丽鹏递上一杯开水,一边听一边作记录。

杨希玟出生于1980年,喜欢网购。

7月初,她在一家淘宝店看中一套衣服,花100多元买下。货到了,包裹一打开,拿起衣服仔细打量,她的笑容渐渐凝固,裤子质量很差,完全没卖家介绍的那么好。

711日,杨希玟给淘宝卖家打了一个差评。双方在QQ上交涉,杨女士感觉,这简直是白费唇舌,自己找气受。卖家要求她把差评删除,她不愿意,要改差评的话,除非卖家先全款退回裤子。

712日,双方又交涉了一天,还是没有谈妥。

恐怖的、抓狂的生活开始了。713日大清早,相亲的、交友的、看二手房的电话接踵而来。

“跟你说几遍了,打错了……”

“我不相亲!”

“我没有房子!”

 “莫打了!”

……

报警五分钟里,又接到了3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

716日下午,刚和民警说话不到5分钟,又是3个电话打进来。

到后来,杨女士一听到讲客套话或陌生的声音,连回绝的力气也没有,直接挂了手机。

“陌生电话,干脆不接嘛!”民警建议她,如果手机功能好的话,可以把陌生号码设成拒接名单,以“关机”“停机”“空号”等信号返给对方。

杨女士说,不管怎么弄,都很不方便。“我电话用了多年,有很多业务电话,同时,还捆绑着很多家银行的网上银行、一些会员制店铺,要改电话,哪有那么容易?”

最疯狂时,一天有两三百个骚扰电话打进杨女士的手机。

 说我泄露隐私,我还说她是职业差评呢

杨女士打开手机,向民警展示13日收到的一条让她气炸肺的短信:我有权出卖你的隐私。发送号码不是一个普通的11位手机号,而是一排混乱的数字,显然通过某种设备掩盖号码后再发送的。

杨女士表示,那几天,她只给过这一次差评,所以判断是那家网店发的恐吓短信。

接到投诉后,淘宝客服向她解释:短信的发信人不是卖家的电话,无法确切地证实这是卖家的信息,他们无法对卖家做出处理。

民警和这家位于湖北石首市的网店取得联系,对方是一个1388的手机号,郑女士。对方说她不是网店负责人,不清楚顾客收到恐吓短信的事。

20分钟后,杨女士刚一离开派出所,民警接到一个湖北打来的长途,询问:“是不是杨女士报的警?你们觉得是不是我们干的?”

 “生意喜欢回头客,况且东西也不贵。”民警耐心和对方沟通,希望卖家先松松口,卸下情绪。

 “说店里泄露她隐私,真可笑,我还说她是职业差评呢!”对方这样叫屈。

停工了好几天,跑银行更改捆绑电话

杨女士报警留下的手机号,也是网购时的手机号,报警之后到昨天下午一直是“空号”。

民警尝试过多种途径回访。致电公司,一位姓苏的职员告诉民警,确有员工杨希玟,但有几天没上班了,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16日下午、17日中午,七星岗派出所副所长刘佳来到七星岗领事巷一个老居民楼。杨女士是四川人,在领事巷租住。两次寻找,都没有人在家。

“或许是她不愿再透露信息给任何人。”刘佳推断,杨希玟之所以隐身,是想彻底静一静。

刘佳把自己手机号写成纸条,交给岗亭治安协勤,让对方转给杨女士:希望她另外找电话打给民警,以便深入调查。

直到昨天晚上7点,七星岗派出所民警终于在领事巷找到杨希玟,她一脸疲倦。

“这几天,我整天在跑各大银行,水、电、气公司,更改捆绑电话,人都跑疲了。”

杨女士的家人并不支持她来报警,一家人希望此事不要继续扩大,担心引来更多的麻烦。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