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拆解垃圾短信利益链:运营商106端口失控

来源:南方网 发布日期:2013-11-26 11:28:14

谁的手机里没个一两条垃圾短信?垃圾短信就像是“牛皮癣”一样顽固难除。这种强行打扰别人的方式,有的为营销,也有的是欺诈。既然以“垃圾”为名,说明它确实已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

有意思的是,手机从黑白屏发展到彩屏,从不能拍照到能拍照,从非智能到智能,其间有很多细分产业兴起,也有不少消亡,但垃圾短信却一直存在。这中间存在着明显的悖论———从产品的角度,垃圾短信是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推广方式,理论上应被市场所淘汰。然而十年来,它从未因产业进步而被淘汰,反而会随之升级,手段层出不穷,变得更为智能,也更为顽固。

从今年4月开始,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正式展开新一轮治理垃圾短信的专项行动。据南都记者从三大运营商内部获得的可靠消息,这是一次“绝不手软”的行动。

然而,如果你了解垃圾短信的来源、利益链和传播环境,便可自行判断,这次行动会不会是垃圾短信的末日。

这次动真格了?

“这一次真的很严,投诉量已经和运营商地级分公司领导的K PI(关键绩效指标)挂钩了,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康霖(化名)是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广东区负责人。在他们的传播渠道中,A PP广告和短信广告被归为一类,都属于无线广告业务。他告诉南都记者,公司刚刚下文,运营商开始严控106特服端口号,“这不是开玩笑。”

“严管”的根源是用户投诉的集中爆发,垃圾短信问题已成为民众挥之不去的麻烦事。但这还不是重点,关键是垃圾短信年年挨批,年年严管,为何依旧我行我素?日积月累之下,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力度和运营商的态度开始遭受质疑。

按照工信部的要求,在今年4月展开的垃圾短信治理专项行动中,中国互联网协会组织基础电信企业、信息服务企业、安全厂商、手机厂商等成立了“反垃圾短信联盟”,建立了垃圾短信网间联动处理机制。

本月初,工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从今年4月专项行动启动以来,三大运营商在中国关停违规端口18000个,拦截垃圾短信75亿条。

这看上去是一组颇为惊人的数字,但普通手机用户没什么概念。对此,电信行业资深分析师付亮举了个例子,“在去年双11前一天,也就是20121110日,截至晚上8点,某营销公司一天发送的商家促销短信就超过1亿条。”

今年双11,如果不是垃圾短信“严打”正在进行中,这个数字的增长幅度说不定和淘宝当天的销售额增长幅度差不多。

不少像康霖这样和垃圾短信或多或少有些关联的人,都向南都记者透露过类似的消息———最近确实管得很严。那么,治理了半年之后的垃圾短信问题,到底解决了多少?

先来看看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的说法。日前,中国互联网协会反垃圾短信息联盟进行了第二届委员换届改选会,会上公布的一些数字基本还原了目前国内垃圾短信的状况。

工信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反垃圾短信息联盟主任委员李湘宁称,“工信部前后进行过四次垃圾短信的集中整治,虽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距离人民群众的期望仍然有差距。”

中国移动信息安全管理与运行中心主任张滨称,中国移动内部治理垃圾短信的队伍已经扩大到600人,并且日前在洛阳启用了中国移动信息安全运营中心,专业的治理团队将有利于更迅速地处理不良信息。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公众客户事业部副总经理傅光明称,已有3000余万元用于垃圾短信的拦截系统建设,从今年4月到9月,该系统拦截垃圾短信累计达6.06亿条。

中国联通产品创新部经理陈扬帆表示,“据了解,不法分子利用主机设备和笔记本电脑自设‘伪基站’,压制运营商信号,可以不通过运营商网络发送垃圾短信,手段隐蔽,违法成本较低,当前正呈蔓延之势。”

“生产环节”尚未受到毁灭性打击

南都记者将上述几段“运营商说法”给身边五名不同职业的被访者看,其中三人认为对照运营商有些避重就轻,所谓的投入,自己作为用户端,并未明显感受问题有所缓解,更下意识地向记者展示了手机中的垃圾短信。另两人则感觉垃圾短信明显收少了,特别是周六日,楼市短信少了不少。

监管是否有效?目前未能有定论。但根据南都记者的调查了解,可以肯定的是,垃圾短信的“生产环节”,尚未受到毁灭性打击。

垃圾短信主要分三种类型,106特服端口号发送、普通号码发送、假基站发送。其中普通号码点对点发送和假基站发送同理,都需要通过短信群发器和固定的手机号码进行发送。假基站只是在此基础上伪造了发送通道,将原号码伪装为客服号码或其他特定个人号码,多用于欺诈。

106特服端口号”则是基于中国移动、联通、电信直接提供的企业级短信端口,发展初衷是为企业提供消息群发服务,例如企业内部的通知发送,会员信息发送等等。

在广州岗顶这一IT产品集散地,短信群发器基本绝迹。有商家称,主要原因是地面渠道查得严,但网上销售依然存在。在淘宝网上,虽然“短信群发器”关键词被屏蔽,但通过“短信无限发”或者“群发公司”,一样能“直达”群发商。其中不仅有卖群发器的,也有提供特服端口号发送服务的。

南都记者佯装客户,通过特殊渠道联系了一家名为“环亚美迅电信增值服务专家”的群发公司,相关负责人称,现在自己的群发通道被停了,但随时都可能重新“开张”,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业务恢复后电话告知。该人士特别强调,自己的短信发送成功率很高,从85%98%不等,发送速度可达到每分钟600条———3000条。

除此之外,南都记者还联系了另一家群发公司,并对照两家的发送平台,发现界面非常相似,基本有“短信管理”、“客户管理/账户管理”、“充值缴费/财务管理”、“系统管理”等栏目,客户可自行选择“及时发送”或“定时发送”,发送之后还可以通过查看发送情况里的提交情况监测效果。

通过这两家群发公司的系统平台,记者尝试编辑了一条信息并发送给指定的5个手机号码。虽然在提交状态中都显示发送成功,但实际上只有两个号码收到了信息。对此,两家公司均解释称,“最近查得比较紧,通道管制比较严可能会造成一定影响。”

至于用群发器+普通号码发送的方式,按照商家的说法,即便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成功率也非常低,或者延时很长。这也是为什么“106特服端口号”更受垃圾短信客户亲睐的原因。

变了味儿的106

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想要通过垃圾短信推广自己的产品,依然能找到提供服务的商家。但在工信部严打的情况下,目前的发送成功率会大打折扣。但同时也能看出,这些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从业者并不认为这会是一种长期的状态。

当南都记者提到“最近舆论对治理垃圾短信呼声很高”之时,一位群发商抛出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这些年来说打击垃圾短信没10次也有8次了,你看打掉了么?”

产业链前端的“有恃无恐”,信心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产业链后端的支持。剖开整个垃圾短信产业链,无非几个环节———手机用户、广告客户、提供群发业务的“灰色”公司、提供群发通道的运营商。其中,广告客户有推广需求;群发公司目的是赚钱;手机用户基数庞大,小比例有效受众也很客观。这三者的角色非常清晰。

至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这三大运营商,在几乎所有的公开场合,它们都站在严厉打击垃圾短信的一面。声称群发商只是钻了空子,通过自己提供的正常业务来发送垃圾短信,一副无辜的模样。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群发商说的是大实话,用普通号码+群发器来发送垃圾短信,到达率非常低。”康霖称,过去只有这种方式时,广告客户没得选,低就低吧,毕竟也是个推广的方法。但有了106特服端口后,情况大不相同,作为企业级应用,106短信到达率高,发送方便,这也是这两年垃圾短信突然大规模爆发的主要原因。

106特服端口号发送的垃圾短信,一般以106开头,常见的1065710658为移动,1065510656为联通,10659为电信。按照康霖的描述,满足106特服端口号垃圾短信发送一般有三个条件——— 通道、内容和数据库。

最早的时候,106号码是用于企业客户的。例如某公司需要向自己的会员发送短信,向员工发通知,就到运营商处申请开通106端口。但业务发展的速度超过了运营商的预测,为了更快为企业办理,运营商开始将这些端口号集中批给代理商办理,代理商再层层外包,运营商除了掌握号码资源外,其他环节基本处于失控状态,通道大乱,原本给企业用的106号变成了垃圾短信号。

其次是关于内容的监管。康霖称,在开展106业务时,运营商也预想到可能出现“垃圾短信”问题,因此最初是严禁企业客户发送营销类短信的。但随着运营商传统点对点短信业务被微信打得大幅下滑,106相对稳定的营收成了运营商KPI的保障之一。

“上面没人管,地级公司对于所谓的内容监管,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康霖还补充称,用106号码发送,达到一定量后,运营商还会给予企业返点优惠。这本来也是想吸引更多的企业客户,现在却成了拼命发垃圾短信的理由。

至于数据库,源头不在运营商,而在广告客户。例如一家汽车4S店,手头掌握一批客户号码,只要给群发商提供这些号码,上面通道松了、内容监管送了,群发商便能大张旗鼓地向这些号码发送垃圾短信,精准定位到客户想要覆盖的人群。

广告市场依然存在

于是,106从运营商的企业级应用,变成了垃圾短信通道。有意思的是,随着垃圾短信的高速增长,一些新的互联网产业开始出现。例如以搜狗号码通为代表的垃圾短信拦截软件,又或者小米科技在最新一版的操作系统MIUI中,帮用户把所有106开头的短信归在了统一的条目里,方便用户阅读。

提及垃圾短信拦截,在一家大型银行任职的陈女士感到哭笑不得。“平时各种垃圾短信不厌其烦,于是我先生帮我装了个防火墙软件。确实有效,手机顿时清静了,但公司发来的一些通知短信,因为也是106开头,也被一并拦下,几次差点误事。”

康霖则表示,所有的一切,背后还是利益。运营商绝不是无辜的,白花花的“银子”揣进兜里,哪有什么无辜可言。至于本文开头提到的工信部严打垃圾短信,康霖倒觉得和过去有些不一样,“这次像是动真格的了。”

一个相对极端的例子,在工信部严格要求三大运营商积极打击垃圾短信的过程中,有不少用户反映称正常的点对点短信也被“拦截”,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如果这场严打风暴以这样的形式展开,最后受伤的似乎还是用户。对此,三大运营商官方表示会努力解决,避免“擦枪走火”。

咨询机构RationalAB分析师张星认为,从目前状况看,工信部是下决心要严打垃圾短信了,运营商即便有利益上的“挣扎”,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还是会配合的。他反而觉得,更关键的是个人隐私保护问题,“凭什么我买车、买楼,留下了电话号码,你就可以在任何时候向我发送短信。”他认为,在打击垃圾短信的问题上,隐私保护必须被重视。而且这个问题被解决了,各种地产中介电话、产品推销,也没法再骚扰到个人。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谈到了广告客户的心态,“我最近刚好和各地的房地产大佬们有一个小交流。从他们给出的数据来看,平均200多元的花费,就会有一个用户打电话回来询问楼盘的东西,他们认为这还是比较划算的,几千分之一的转化率是他们认可的。这说明传统的投放效果和到达率没有使用短信的效果和到达率高,这是他们倾向于用短信方式的主要原因。或许在大部分人看来垃圾短信很讨厌,但依然有市场。”张毅称,现实状况是,广告主其实有责任,但人们通常不会把主要责任放在他们身上。

立法或是最后的杀手锏

飞象网CEO、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也提到了垃圾短信产业链中有关利益和个人隐私保护的问题,并认为“垃圾短信是永远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项立刚表示,首先垃圾短信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没有一个权威机构或强力机构对垃圾短信做出一个精确的、明确的定义。对于消费者来说,我想要的时候,觉得挺好,我不想要的时候,就说是垃圾短信。

其次,要打击垃圾短信,谁来打击?责任方是谁呢?危害国家安全、淫秽信息、暴力、黄色这样的内容应该是由公安机关来管。广告,从理论上来说,是应该由工商管理局来管,但广告的内容没有问题,工商管理局凭什么来管。

至于运营商,项立刚称,它们是提供“通道”的,就像修了一条路,无法检查上面跑的每辆车里都装了什么,也没有权利决定这样东西能不能在我这条路上运送。

按照项立刚的观点,如果运营商有处理垃圾短信的权力,反而权力会无度。作为一个企业,他能因为用户短信发多了就把号码封了,这并不符合用户最根本的通信自由需求。

关于“用户通信自由”,项立刚认为和“处理垃圾短信”之间有矛盾,“首先是通信自由重要,比如说,现在的情况是你在发短信的时候,有人在审查你的短信,然后说你的短信不能发,甚至不通知你就不能发。到底是这件事情的损害大,还是你收到垃圾短信的损害大?”项立刚对抑制和治理垃圾短信没有任何意见,但是要排一个顺序的话,应该是通信自由更重要。但也因为通信自由需求的存在,如果不界定到底哪些短信算是垃圾短信,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抑制,因为最根本的抑制就是什么都不能发。

“这件事情要解决好,国家相关部门还是应该立法,首先定义什么是垃圾短信和惩罚措施。再设立一个机构来执行这件事情,或者授权由谁来做这个事情。”项立刚补充称,比如说我授权运营商来做这件事情,即使授权运营商来做,也要加强对运营商的监督和管理,运营商不能够随意把这些人的号码和信息都删除掉。

回到今年4月,工信部有关打击垃圾短信群发业务整顿专项行动的通知提道,“清理整顿的范围主要是利用基础电信企业自有端口和行业类应用端口、信息服务经营者自有端口和个人通信号码(含小灵通号码、手机号码和固定号码等)开展经营性群发垃圾短信的行为。将组织基础电信企业对已有业务的合规性进行审查,清退涉嫌违规的端口类短信群发业务并依法进行处罚,对利用个人通信号码(含小灵通号码、手机号码和固定号码等)开展经营性群发垃圾短信的行为进行查处。督促各基础电信企业加强技术手段建设,加强垃圾短信发现、过滤能力,尽快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垃圾短信发端、收端过滤系统。”

从字面看,这已非常全面。垃圾短信会否就此绝迹?还是原地满血复活?若不幸是后者,立法看上去像是最后的手段了。

链接

短信发送平台作业照旧

5万元可发100万条垃圾短信

虽然“严打”声四起,但短信发送平台看起来生意照旧。

南都记者日前联系上一家名为X明网络的短信发送平台,号称“中国最强大的短信平台系统,并拥有专业的开放团队”。

一打开网页,便有在线客服自动弹出窗口,“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该客服人员称,通过该平台发送垃圾短信的价格每条5-7分钱不等,500元起充,可发送7000条短信,发10000条最便宜600元,而5万元可发送近100万条短信。“只要不是黄赌毒,任何内容都可以发送。通过106的端口号发送。”

“我们可以为您提供指定区域的电话号码,比如北京某一号段的电话,但不保证有没有空号。”据称,通过该平台发送1万条短信,10分钟内可全部送达,“我们公司专业做短信8年时间了,保证实发。有的公司2分钱一条,但我们不愿意做低价,就是为了保证您的质量。”

当被问及最近“严打”垃圾短信对该公司是否有影响时,该人员表示政策对小公司有影响,对他们这种大公司“有影响,但小一点”,更称短信发送量无上限,“多少条都可以”。网站主页显示,一天内有1600多人申请试用了该平台。

有运营商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取得电信增值营业许可的短信群发公司发送内容合法的短信,本身是合法的。但由于对其发送的内容没有有效的监管措施,一些没有资质的短信群发网站充斥网络,并利用同音字和各种符号替代敏感词汇躲避监管。“SP资质的审批都在工信部或通信管理局,运营商即使是知道这家SP发送垃圾短信,也没有取缔的权限。另外对垃圾短信的界定也很模糊,比如房地产短信,可能对需要买房的人来说就是有价值的信息,但对不需要的人来说就是垃圾短信。”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