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外籍高管被诈骗2000万 上海公安金边捣毁窝点

来源:腾讯网 发布日期:2013-12-19 14:13:57

电信诈骗嫌犯租用的金边319大街某别墅。

 

“警察,不许动!都不许动!”

129日上午10点,柬埔寨金边一幢别墅内。

大门一开,上海民警江圣杰直奔电脑前,立即备份相关数据。

短短几分钟后,屏幕上闪动的数据忽然开始逐渐减少,原先登录服务器的密码忽然显示“无效”——这让熟悉电脑的江圣杰有些紧张:如果再晚一些,相关数据证据很可能就来不及保存了!

争分夺秒的瞬间,不是警匪片的桥段,而是记者日前随上海公安远赴柬埔寨金边捣毁一电信诈骗窝点时目睹的真实一幕。

上海公安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在柬埔寨警方和当地华侨华人社团的大力协助下,经过近一个月艰辛工作,终于成功攻破这一电信诈骗窝点,并于今天凌晨将11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沪。

2000万!

一切始于1028日。来自一家投资公司的外籍高管到浦东公安报警。

1022日,她接到一个电话,称她“电话欠费”,进而被告知“信息泄露涉嫌洗钱”,要她立即将钱款转入“安全账户”。

当天,被害人就在办公室里通过网络银行开始转账,前后一共转出1951.1万元人民币。随后,她还在新加坡一家银行的柜面再度转出27.88万元新加坡币,总计转账达2000余万元。

单个案件损失如此巨大,这在上海还是第一次。上海公安立即专案展开调查。

通过来电信息查询,专案组迅速锁定诈骗电话来自柬埔寨。

1119日,专案组首批成员赶赴柬埔寨。为求万无一失,专案组约定公开场合不再说上海话,防止被有心之人发现“上海来人了”。可到达金边后,专案组发现,酒店大堂里仍偶有可疑之人的身影。

要成为电信诈骗窝点,必须符合几个条件:比较高档的别墅,独门独户,而且地段要好,方便随时撤离。在当地警方和相关部门配合下,专案组最终锁定金边市堆谷区的319大街。

319大街是金边的“上只角”,短短百余米的小路上都是别墅,其中一户特别突出:铁门把关,围墙很高。

余恺和韦健成了第一批实地踩点的人。他和同事一起,坐上遍布金边大街小巷的 “嘟嘟车”,绕着可疑窝点转悠,记录下初步情况:大门紧闭,高约两米,装有倒刺,大门和楼上有多个摄像头。

“嘟嘟车”走马观花,难免不够仔细。但当地并非景点,老出现中国面孔难免让人起疑。专案组又派出吴锐和万静艳两名女侦查员多次步行探视,尽量详细还原现场情况。

一次接近别墅大门时,两人临时起意:想办法拍下来,这样就更直观。

眼看别墅就在眼前,吴锐掏出手机,撕掉半截翻盖式手机皮套,双手握住手机佯装电话,缓步前行,手指不停地按动拍摄键。

这时,一直封闭的别墅门竟然开了!里面探出半个人影,一辆轿车驶进,大门旋即关闭。

内心一个激灵,吴锐的手指却没停过按动拍摄键。

功夫不负有心人。“盲拍”的效果竟出奇的好,不仅将整体情况拍得十分清楚,甚至还拍下了开门的人及轿车的车牌号!

就这样,专案组一点一点地拼贴出窝点现场情况,为日后抓捕奠定基础。

反复

128日晚上,抓捕行动的前夜。

在赴柬专案组负责人杨维根的房间里,民警们再次确认了行动的所有细节。

之前,他们挤在这小房间已不知开过多少次会,还经过两轮系统培训——公安部派出跨境抓捕经验丰富的专家与他们现场交流:“最重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控制好现场人员和证据。”

这天晚上,杨维根几乎没睡着。

这起历时一个多月,在境外实施抓捕的案件,真能在几小时后成功吗?

专案组从上海穿来的棉毛裤羽绒服,在金边统统换成了沙滩裤体恤衫。

与温差同样巨大的,还有两地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与生活习惯。

在上海,侦破电信诈骗最有力的线索,是来自电话号码、IP地址的“硬证据”。专案组信心满满地将前期侦查起获的相关情况提供给当地警方,却发现很可能“此路不通”:在柬埔寨,要查询与电信相关信息,须先提交申请给警察部门,警察部门再找邮政部门,通过邮政寻找电信公司查找。而柬埔寨大大小小的电信公司多达几十家,排摸完毕至少需要一周。

这么长的时间,从刑事侦查理论上来说,已足以让“风声”传遍整个金边。

事实上,最终传来的结果也让专案组哭笑不得:根据相关信息查询的登记地址,一个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一个是普通居民住宅,另一个干脆是一条根本就不存在的道路。

按照国际惯例,专案组在金边没有执法权。这意味着即使专案组掌握了翔实证据,也必须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开展行动。

当地的工作流程则是专案组必须通过使馆联系柬埔寨内政部,内政部向警察部门发送批复,警察部门签字确认后才能展开行动。

日复一日的焦灼等待中,专案组渐渐有种“有劲无处使”的感觉——跨境抓捕能否成功,像石头一样压在专案组成员的心上。

128日下午5点,专案组得知,相关文件已送至当地警察部门的负责人手中。

晚上10点,好消息再次传来:负责人已经签字同意行动!

129日早上7点,吴锐就赶到现场。为避人耳目,专案组专门借了一辆该区域常见的越野车,斜停在距别墅20米外的路口转角处。

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让吴锐必须保持着半躺的姿势靠在后座上,通过反光镜观察别墅里的一举一动。这个姿势很不舒服,却能让经过车旁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车内有人。

这些天,她和万静艳等同事一直是这么过的。这项工作要持续到深夜,为此甚至曾有人连续11小时不上厕所。

白天,柬埔寨的气温超过30摄氏度,密闭的车内不可能开空调,汗水就直往下淌。

入夜之后,终于可以打开一丝缝隙透气,数量惊人的蚊虫却纷纷钻进车内,咬得侦查员浑身发痒。

如果当天再出现“剧情反复”,会不会为自己的付出感到遗憾?万静艳说:“心里当然期盼这一次真的能行动,但其他的事情我决定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

抓捕

129日是周一。

金边的早高峰,数量庞大的摩托车如跳跃的黄鱼一般在车流中穿梭,拥堵情况超乎想象。

9点不到,杨维根就赶到柬埔寨警察部门。与此同时,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已全部提前到达现场。

10点,相关手续全部办妥,期待已久的抓捕行动正式开始!

柬埔寨警方与专案组协商制定的抓捕方案,是从正门强攻。但这些日子,专案组对现场情况太熟悉了——正门强攻的同时,专案组部分民警立即朝后门跑,形成合围之势。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一被不法分子租来的诈骗窝点,是一幢三层楼的别墅,墙体漆成鲜艳绿色,屋顶饰以金色的花纹,背后却搭出了一个斜顶抵住围墙。围墙外是一片杂草丛生、垃圾遍地的废弃工地。一脚踩进去,野草没过膝盖,锋利的叶片能将小腿拉出血口子。小道极其狭窄,稍不留神就会摔进旁边被野草覆盖的地基坑洞。

“哪管得了这么多!”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二支队支队长姜伟良和同事仇剑平、韦健,几乎都是一路小跑穿过废墟,贴到别墅后门的围墙边,准备配合前门强攻行成合围之势。

看似简单直接的正门强攻,却遇到了重重难题。按照计划,警方准备从大门上一个10厘米见方的开口处伸进大力钳剪断内部反锁的U型锁。没想到锁具异常坚硬,大力钳从这么小的口子塞进去难以发挥作用。

这时,绕到后门的仇剑平开始尝试攀爬后门围墙。

180以上的大块头,面对两米多的围墙,似乎并没有那么难。然而,围墙顶端卷曲回环的金属倒刺,让仇剑平只能将手臂弯曲勾在其中一处,根本使不出劲。

翻墙没成功,仇剑平却在跃起的一刹那听到了别墅内纷繁的脚步声。嫌疑人已经发觉异常!

旋即,他和同事一起组成人梯,将身量较小的姜伟良扛起来,朝围墙上端送。

姜伟良踩上遮阳篷跳进3楼,踹开右侧一扇门,前去接应前门强攻力量。随即,仇剑平又踩着同事的肩膀翻过围墙进入别墅内部。

姜伟良跑到别墅正门时,正遇见前门强攻的当地警察利用借来的楼梯翻过倒刺,将另一部楼梯放进别墅内攀爬下来,用大力钳剪门锁。

他立即上前,尽管两人语言不通,却心意相同,两人一起喊起“onetwothree”——6秒钟,坚如磐石的锁具应声断裂,大门开了。

而率先进入别墅内的仇剑平,已经开始清理内部人员。抓捕经验丰富的他,不忘记打开每一个带门的橱窗柜子。果然,底楼一处小小的洗手台下,居然藏进了三名女子!

等到控制住局势,姜伟良和仇剑平才发现,腿上被割了多个伤口,鲜血直流。

攻防

就在专案组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攻破这一窝点时,仍有电话在打进来,一些电脑旁贴着来自黑龙江等地的信息。经事后查证,这些都是已经上钩的“鱼”。

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电话正不断打入已被控制的嫌疑人处。多名被控制的嫌疑人电话无人接听后,窝点内用以上传每日统计资料的数据库密码就被更改,原本的数据信息也已被远程删除。

来电者正是这一窝点的幕后老板。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窝点里有人叫他“林老板”,有人叫他“吉哥”。经公安部门事后查证,这两个称呼都与他的名字无关。

“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证据被毁,这也是我们抓捕时必须争分夺秒的原因。”江圣杰、陈剑伟告诉记者,事先他们对此做了大量准备,每个进入别墅内的专案组成员都有明确分工,而他们的工作就是保全电脑数据。

如果不在金边,“林老板”每天都会打34次电话到窝点询问情况,每“做完一票大的”,会将部分骗子遣散返回,重新招人。

而这一次电话异常,立即让他意识到可能出事,着手删除数据,殊不知专案组已经获得大量数据。

狡猾异常的“林老板”想不到,专案组第二天就已掌握了他的真实身份信息,相关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骗子不仅不知道后台老板的名字,甚至不知身处同一屋檐下的人姓名,平时称呼全部使用代号,更被规定不得随意“串门”,违者将被处以100美元罚款。

在一线骗子工作处的一块白板上,写着“建”、“冲”、“兔”这样的代号,其中“业绩”最好的“兔”,当天她只差一横,就能完成一个“正”字的“业务量”。

窝点

这一次抓捕行动,让记者一睹诈骗窝点的庐山真面目。

三层楼的别墅,供给三组不同层级的诈骗者使用。

当模拟的声讯电话“您的电话欠费”、“您有一个包裹未领取”发出后,受骗的被害人往往会和第一线假扮电信员工、邮局工作人员的诈骗分子通话。而通话的内容,无外乎对方告知“你的个人信息被冒用,建议您向警方报警,我们帮您转接警方电话”。在第一线骗子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一种计算器大小的模拟键盘,正是通过敲击键盘的声音,模拟“转接公安电话”的声音来增加迷惑性。

而第二线骗子则假扮“警官”。“警官”会要求你转账至“安全账户”,不相信的话还可转电话至第三线骗子,即“检察官”、“法官”处加以佐证。

在二组办公桌上,专案组找到一张纸,潦草地写着“爱人”、“50万”、“总”等字样。

笔迹来自第二组的嫌疑人张某。在诈骗电话中,他的身份是“北京市公安局大队长刘浩”。

张某告诉记者,今年4月,他原本是带着弟弟和朋友到柬埔寨来投资服装厂的。眼见服装厂经营不善,张某的弟弟便自行寻找工作,在酒吧里结识了“林老板”,成了窝点里做饭的厨师。

张某曾短暂回国后,因担心弟弟在异国的安全,又重新来到柬埔寨,一下飞机就被接进别墅,收走了证件和手机。

“林老板”拿出几页纸的“剧本”,让张某练习,甚至还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考核”,最终结论是林某不适合第一组,声音老成持重的他成了第二组的“队长”。

“队长”的职责,是通过假冒公安的身份,以“涉案了解情况”为由,套出被害人的身份和存款信息。比如这纸上聊聊数语,已勾勒出一名被害人的基本情况:“爱人工作较好,账户有50万现金。”

这张纸是记录窝点“业务”的流转单,第一组骗得手机号码等基础信息后,放到篮子里交给第二组,张某等人再套出其姓名、账户、存款等关键信息,再投入篮子转移至第三组骗钱。

随着人们防范意识的增强,骗子的手段也在不断改进。在每一组骗子的桌上,不仅编造诈骗理由的全套“剧本”,甚至还有5页纸的“问答手册”,集纳了36个电信诈骗中被害人将信将疑时最可能提出质疑的问题和回答方式。

比如,被骗者如果质疑来电号码为何是外国电话时,骗子的回答方式是“您接到的是电脑发出的语音系统通知,显示的是我们终端电脑的流水编号而不是电话号码”。又如,如果有人要自己打114查询公安电话,骗子会说:“公安同志看到群众自己来电未必会优先处理,我们转接是中国电信法务部门做担保,公安会优先处理。”

别墅内还有专门的房间设置上下铺作为骗子们的寝室。一般情况下,他们不能随意出门,吃住全在别墅内,生活用品有专人采购。

开始

踩着舷梯缓步走下,对于疲惫的专案组来说,是否可以欢庆一起大案的结束?

“这远没有结束。”

事实上,通过这一起案件和近期发生的一系列案件,上海公安已经发现电信诈骗一些新的趋向。

这起案件发生之后,专案组在查询银行信息时发现,这2000余万元钱款竟然先后被进行了7次转账,涉及账户多达2000余个。

乍一看,这些银行账户几乎都没有关联,开卡人遍布全国各地。但民警发现,10221933分,其中一个账户在上海有取款动作。

当时,专案组判断可能存在两种情况——要么是幕后老板给办卡人提供的报酬,要么是办卡人“黑吃黑”私自侵吞钱款,这样幕后老板也不可能报案。

通过对这一账户的调查,专案组赶赴柬埔寨前率先在上海抓获了7名该起案件的“开卡组”成员。为首的台湾男子朱某雇佣多人办理各种银行卡快递至台湾,而此前取出的款项正是幕后老板给祝某的“好处费”。

公安部门发现,这一“办卡组”并不隶属于这起案件的幕后老板,而是独立为多个电信诈骗团伙提供银行卡。

目前,电信诈骗已经行成一条产业链,办卡、转账、取款都有专业和相对独立的“外包服务”。依照如此“职业化”的程度,即使2000万元的巨款,2小时内已足够全部分解完毕。而这些资金被取出后,还会交给另一个专业、独立的“洗钱组”,通过购买网络虚拟装备或其他商品等方式 “漂白”,让法律打击、追赃难上加难。

对于全社会联手打击电信诈骗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