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网店“信誉”是刷出来的? ——快递面单的交易猫腻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发布日期:2013-12-23 15:02:45

在信息互通日益频繁、交通运输日渐发达的今天,老百姓对快递服务已十分熟悉。但是,就在快递走进千家万户、便利你我他的同时,却偏偏有人打起了倒卖快递单的歪脑筋。近段时间,快递单号被挂在网上公开销售的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那么,快递单销售为何如此火爆,个中信息究竟有何用途?带有隐私性质

快递又如何被网上叫卖?买方市场如何形成,危害会有几何?

日前,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通过缜密侦查,成功破获一起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抓获朱某、徐某、王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值得注意的是,该案呈现的犯罪形式即是快递面单的非法倒卖,涉嫌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20余万条。

20多万条公民信息惊现网络

姓名、手机、地址一应俱全 支持支付宝购买

地处江、浙、沪二省一市交界处的青浦区,位于上海市西南郊,因为地理位置优越、水陆交通发达,国内众多快递物流公司的全国总部、上海总部选址于此,其中不乏“三通一达”(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顺丰等行业佼佼者。

今年5月,当地警方在日常工作排查中,发现网站“www.17s.cm”长期出售圆通公司的快递面单信息,且每日更新。 “该网站兜售的面单信息十分详尽,内容包括快递单号、收货人姓名、收货人手机号、收获地址等,网站会员可通过支付宝、财付通等平台充值后可直接选择快递面单购买,该网站已涉嫌贩卖公民个人信息。”负责此案的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网安支队民警陆晓峰介绍。

由于该网站公开声明该平台与快递公司合作,办案警方遂赴圆通总部进行核查。接到警方协查通知后,圆通公司主动配合核实,表示从未与17S网站平台合作,也未出售过公司任何快递面单信息。同时,该公司也确认17S网站平台所出售的快递面单信息均为真实有效,属被他人非法获取买卖。依此,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对17S网站全面开展侦查、取证工作。

在上海市公安局网安总队的技术支持下,专案组发现,17S网站主要负责人为朱某,网站的工作人员较多,均在广东省活动。截至案发,确认已有20-30万条快递面单信息被该网站公开泄漏。

8月,专案组在广州省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将涉案嫌疑犯朱某等5人抓获归案。9月,办案民警顺藤摸瓜抓获了向网站提供快递信息的徐某(辽宁),以及徐某的上家王某(天津)。

每月租金500

圆通“内鬼”对外出租内部帐号

与一般共犯不同的是,“网站人员—徐某—王某”之间均是网上结识,且属于“线性联系”,贩售快递单的网站平台与信息泄漏源王某并无直接接触。

据了解,17S网站开设于2011年上半年,主要为网络电商卖家(以淘宝网卖家为主)提供信誉伪造服务,即先在网站上发布“网络任务”,通过“网络兼职”形式,招募网民为电商卖家“增”销量“刷”信用,俗称“刷钻”。而真实有效的快递单号,就是“刷”信誉的必备前提,17S网站上的“快递单出售”其实就是方便网络兼职人“刷钻”的附带服务。

201111月,17S网站负责人朱某通过网络结识了辽宁网民徐某,徐某声称持有大量某快递公司快递面单信息可供其代为销售。于是,17S网站专门设立了“快递单出售”功能模块,供给徐某发布快递面单信息进行非法出售。该网站每天可出售900余单快递信息,每单售价0.9元,所得利润双方分成(徐某得0.8元、网站得0.1元)。犯罪嫌疑人表示,因其持有的快递信息真实详尽且时效及时,在网络上已“小有名气”。

其实,这完全“归功于”快递公司的“内鬼”王某。

王某是圆通快递公司天津分公司的信息质量监督人员,主要负责快递信息的校验、纠错等工作,基于工作需要,她可以利用工作帐户查阅职权范围内的快递详细信息。通过网络结识,王某将其内部服务器帐号,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出租给徐某下载快递单信息,从而成为名副其实的“内鬼”。

警方也透露,暂未发现王某将帐号出租给其他人使用,也未发现徐某通过其他途径出售快递单信息。目前,朱某、徐某、王某等7名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审查逮捕,并将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刷钻”产业公开化

伪造网店信誉成快递单非法交易主要用途

在上述案件中,20余万单被泄快递信息基本全被用于网络电商卖家“刷钻”。记者调查发现,此类现象并非个案,买卖快递单“刷钻”已成为行业“潜规则”。

通过简单搜索,记者发现不少网络电商卖家以“行业交流”名义,建立了大大小小的QQ群相互联络,明目张胆地买卖快递单号。当然,其中也不乏提供相关服务的中介公司。那么,一张张快递单又是如何实现网络卖家店铺的信誉升级的呢?

大多数网民对淘宝网的购物流程并不陌生。一般情况下,在买家网上“下单”后,卖家需要提供快递单号作为“已发货”标志,之后买家便可跟踪物流信息。如果淘宝店铺的卖家有足够多的快递单号,便可利用该方式来“刷”交易量,实现信用积分的升级。业内人士表示,因为网络电商的迅猛发展,淘宝网等网络电商已与大部分快递公司接通了快递信息的数据接口,在“已发货”之后,淘宝等便会发送查询请求到各大快递公司,来确认快递单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和非重复性。

根据淘宝网去年5月颁布的《虚假交易的认定和处罚的规则与实施细则》,“虚假交易中通过不正当方式提高账户信用积分”、“ 虚假交易中通过不正当方式提高商品销量”会有相应的处罚措施。正因为这种惩罚机制的存在,买卖快递单“刷钻”时尤其注重其唯一性,未被使用过且信息真实全面的单号最为值钱。

所以,对“刷钻”的网络店铺而言,真实的快递单号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上面的公民个人信息只是佐证快递单真实性的证据。正因为如此,上述案件中17S网站才会以公开快递单客户信息的方式,来吸引客户,以推销自己快递面单。

价格方面,卖家根据快递单的详细程度和时效性有不同划分。在快递行业内,人们已将快递面单按业务类别,分为“淘宝单”与“非淘宝单”,分别指代淘宝业务和私人快递。其中,“淘宝单”分为“淘宝线上单”和“淘宝线下单”。简单说来,“淘宝线上单”指的是网民在淘宝网进行交易时,卖家通过淘宝指定某家快递进行货品运输,“淘宝线下单”指的是卖家自行联系快递服务。因为“淘宝线上单”信息较为清晰,价格一般在1元左右,而“非淘宝单”和淘宝交易无关,网络撞车的可能性最小,行情达到1.5-2/条。

法规监管不健全

打击快递面单交易还须多方协作

非法交易快递单是否会造成公民个人信息泄漏,是公众普遍关心的问题。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处了解,从公安机关此前受理的相关案件看,快递面单交易大多数还是被用于服务网络电商卖家伪造销量,而盗取其中公民隐私信息进行电讯诈骗的情况并非主流。

记者从圆通快递公司了解到,该公司在事发后近进行了内部全面排查,并于11月中旬颁布针对企业内部的《信息倒卖举报奖励办法》。“经此事件教训,圆通已联合信息技术合作伙伴,对信息安全管控进行彻底的梳理和整顿,提升快件信息安全管理等级,以应对网络违法行为的威胁”, 圆通速递总裁相峰说。

上海青浦分局刑侦支队民警刘菁表示,快递信息与公民个人信息不是同一个概念,快递信息只是公民个人信息中的一小部分,房地产、金融等领域都有公民信息泄漏的可能。不过在客观上,买卖快递面单有造成了公民信息外泄的风险。

由于我国目前尚缺乏针对快递面单交易的法规条例,警方也坦言,假若在售卖快递面单时只卖单号、去除附带的公民个人信息的话,公安机关的介入可能会陷入“无法可依”的境地。如在上述案件的侦办过程中,警方发现该网站涉嫌侵犯公民信息之后,首先是与司法机关进行司法沟通,前期已“固定”真实有效、内容无重复、前后无关联的快递信息数千条。

网络电商进行快递单交易的行为,游走于法律边缘,其既有造成公民个人信息泄漏的危险,长此以往也会对网络诚信造成巨大冲击。

目前,《寄递服务用户个人信息安全管理规定》等5个规范性文件征求意见稿正公布在国家邮政局官网,其中对于快递底单的保管、加盟网点的信息安全、问题快件的处理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意见稿规定,邮政企业、快递企业需确认加盟网点等第三方具有信息安全保障能力,对于第三方出现的信息安全事故,企业应承担相应的安全管理责任。

 

 

 

每日推荐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