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手机软件色情换利润盛行 碎一地节操引系列犯罪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4-03-27 10:48:22

一些手机应用软件一味利用色情营销手法,过于低俗,其实吸引的只是一些低端用户,无法换来有效的流量,也不能产生利润,最终会被市场淘汰

吹裙子、撕衣服……这些听上去很不正经的字眼,竟然是某些手机游戏的主题。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包括手机游戏在内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又称APP)市场也越来越火爆,APP俨然成为当前信息产业链条中最为热门的领域。然而,《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激烈的APP市场竞争中,色情营销竟成为一项被广泛采用的策略。

赚眼球赚流量

“这些软件都是可以交友的,色情说得好听点是情色,这个东西肯定不能少。”曹羽一边熟练地用手滑动着他的手机展示给记者看,一边侃侃而谈。

曹羽过去在北京从事实业,公司被收购后他赚到了第一桶金,开始涉足投资行业,手机APP是他投资的主要方向。

“手机APP说白了是个流量生意,或者说是眼球经济,关注的人越多点击量越高,吸引的流量也就越大。”曹羽说,“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色情是最吸引的人东西之一,其他还包括赌博性质的东西。”

“手机APP和互联网上的生意是一脉相承的,现在大家能看到的、比较阳光的赚钱方式有三种:广告、游戏和电商;暗中赚钱的方式还有两种,就是刚才提到的色情和赌博。色情营销本身很难产生利润,因为这种方式不容易产品化,更多是通过吸引流量或者说吸引眼球之后,把这些流量卖给广告、游戏和电商这样的商家。”

对于APP色情营销的总体策略,一位知名互联网分析师曾经这样写道,“情色非色情,后者我们限制,前者是人性所需;情色APP提高搜索率、下载率,这就是用户诉求;20岁左右用户的智能手机中平均至少有3个及以上情色APP,但他们不会考虑安全问题;移动APP想赚钱,建议大家可以往情色靠拢,这一用户群消费能力很强”。

变相色情服务

除了上述主攻流量的APP开发之外,曹羽认为,第二类色情营销的“主战场”是手机交友软件,即色情SNS(社会性网络服务)

“手机交友软件很多,大家现在用得最多的是微信。微信在屏蔽色情方面做得比较好,因为微信并不急于赚钱,所以在保持用户纯洁度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比如屏蔽一些淫秽信息,封掉一些账号。”曹羽说,“但其他软件就不好说了。”

曹羽向记者列举了一款交友软件,“这本质上就是一个提供色情服务的平台”。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则告诉记者,不仅是专门的交友软件,很多手机软件都会插入交友功能并传递性暗示。

“我曾经接触过一个手机软件项目,名字叫做‘超级课程表’,是通过对接高校教务系统,快速录入课表到手机,收录千万节课程信息,可以实现校内跨院系任意蹭课。但对于这样一个软件,其开发者说过一句话,‘让更多大学生用超级课程表泡妞’,并且拥有传纸条这样的功能,能搜索到一起上课的女生。”曹羽说,“互联网上有一些征婚网站,曾经号称严肃认真,但推出手机客户端后,客户端也在朝着提供色情服务的方向滑落。”

监管必不可少

手机APP色情营销大行其道,不仅从根本上违背传统道德文化,还容易滋生一系列社会问题。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曾经办理过数起因为使用手机交友软件而引发的犯罪案件,类型囊括强奸、诈骗等。

办案检察官分析认为,手机交友软件比网络交友更“高效”。在以往的网络交友中,交友双方一般会因为地理位置差异等原因而产生距离感。而手机交友软件则使得两个陌生人直接用手机这一比电脑更具私密性的通讯工具直接联络,许多软件中的“查找附近用户”等以地理位置锁定其他用户的功能,更是令两人在空间上缩短了距离。这样的软件乍看方便,但过于“方便”的后果则是人们会对手机另一端的用户降低警惕性,产生与相识时间、了解程度不符的熟悉感甚至亲密感。

记者还注意到,一些厂家主导的手机软件应用商店对于色情营销也或多或少地持默许乃至纵容态度。曾有媒体公开曝光某知名手机品牌应用商店中色情应用泛滥,并用“情色遍野”来形容。

“国外的社交软件比如著名的FACEBOOK早期也曾经利用过色情。”曹羽说,“我个人认为,对于色情营销进行禁止性管理是可以的,但要完全禁绝则并不容易。因为与其他的营销手法相比,色情营销更加有效,盈利性也更好。而且对于互联网而言,严格的管控可能产生暗流量。人们有些时候应该相信市场的力量。色情营销不是手机行业包治百病的良药。一些手机应用软件一味利用色情营销手法,过于低俗,其实吸引的只是一些低端用户,无法换来有效的流量,也不能产生利润,最终会被市场淘汰。而一些手机应用软件在获得了更好的发展和更大的规模之后,也逐渐会摆脱色情营销。”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告诉记者,对于确实滥用色情营销和色情信息的手机应用软件,可以采用相应的法律手段,比如依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进行行政处罚。不过,如果是打法律的擦边球涉及色情营销和色情信息的,则处理起来相对比较麻烦,其法律责任不太好认定。

赵占领认为,现在很有必要加强对手机应用软件的监管。鉴于手机应用软件开发者众多,可以考虑重点加大对手机应用软件商店的监管,再由应用软件商店负责对大量个人开发者的服务和管理。不过,对于这样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新兴行业而言,还是要把握好监管的分寸,避免“不管则乱、一管就死”的问题。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