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广东一诈骗团伙冒充“领导”骗钱 曾因心软放过两人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日期:2014-07-16 10:51:06

 (警方没收的诈骗团伙的作案工具,其中包括大量的手机、身份证和信用卡)

 “电信诈骗相当无聊,每天要打5个小时的电话,却基本没人上当,我只能边打电话边看小说,还不如出去打工。”15日上午,在禅城公安分局一间审讯室内,30岁的电信诈骗嫌疑人何某这样说道。

 当天上午,禅城警方通报,他们历时6个月,打掉一个特大电信诈骗网络,抓获15名嫌犯,涉案金额500多万元。这也是佛山公安机关今年破获的最大的电信系列诈骗案。“这伙人今年以来拨打诈骗电话10万次以上,全国范围内成功作案超过200起。”相关办案民警介绍。

 冒充“领导”诈骗

 222日,邓先生报案称,被人冒充其妻子亲戚骗走了11700元;36日,蒋先生被人以冒充“校长”,骗走43000元;525,何小姐被人以冒充“院长”骗走50000元……

 从今年2月开始,“猜猜我是谁”诈骗重出江湖,还衍生出其升级版的“冒充领导”诈骗。统计显示,近半年来禅城已有数十位市民被骗,损失过百万元。

 案发后,禅城反诈骗专业队民警迅速跟进。通过调取该涉案账号及取款有关视频进行分析,民警很快掌握嫌疑人的落脚点。49日上午,专业队民警通过蹲点、跟踪,成功将正在增城新塘广场附近银行取款的2名嫌疑人廖某、赖某抓获,现场搜出300多张银行卡,涉案赃款6万多元。

 随后,办案民警以该2名取款组人员为突破口,排查出该电信诈骗组织分布在禅城沙岗、顺德乐从、南海罗村的3个“电话组”团伙,并通过跟踪锁定其中1名“电话组”犯罪嫌疑人黄某的身份。624日,黄某在惠州市博罗县某招待所落网,该嫌疑人的落网,进一步确定了佛山境内的3个“电话组”窝点的情况。

 被抓时正在行骗

 在初步获得电话组嫌疑人黄某的情况后,侦查员对该嫌疑人进行跟踪监控,逐步发现其他同伙成员,73日,警方决定分3路前往顺德乐从和南海罗村展开抓捕。

 在乐从某小区的抓捕现场,为了不惊动嫌疑人,防止其销毁证据,警方化装成物业公司人员,以楼下天花漏水,检查渗漏情况为由诱开房门,随后抓捕人员一拥而上将嫌疑人控制。在这个复式的房间内,嫌疑人每人一间独立房间,房内随处可以见到废弃的电话卡。据嫌疑人交代,每打完套卡内的金额,便重新启用新的电话卡。在其中一间房内,一个嫌疑人被民警控制住时,其手中的手机还传出来一位女性事主的声音,原来这是一位正要上当的受害人。

 在罗村一小区的抓捕现场,民警冲进房间后,一名正在阳台上打电话的嫌疑人立即将手机塞进空调的压缩机,企图藏匿证物。而另一名嫌疑人则将卧室门反锁,利用侦查员破门的时间将公民信息和三部手机塞进档案袋,直接从六楼窗口抛下,这一切都被楼下守候的民警看在眼里,待民警取回被扔出的档案袋展示在嫌疑人面前时,该嫌疑人立刻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当日抓捕行动中,警方共在3个抓捕现场抓获“电话组”诈骗嫌疑人黄某、邓某开、李某等12人。至此,该15名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第一次诈骗就心软了

 对话

 15日上午,在禅城区公安分局一间审讯室内,羊城晚报记者见到了这个电信诈骗团伙中的一名成员,来自重庆的何某。说到电信诈骗,何某坦言“很无聊,不如去打工”。他还透露,自己第一次行骗后发现对方是个学生,于是放弃了继续骗钱,并告知对方自己是骗子。

 打工时认识团伙成员

 记者:你是怎么进入这个诈骗团伙的?

 何某:刚到广东的时候我在深圳一家男科医院打工,去年又去了海南找工作,在那边认识到河南人李某,我们互加了微信。前段时间聊天过程中他问我工作辛不辛苦,要不要跟他一起干?我问他做什么,他也没明说,我害怕是搞传销,不敢过来。后来他和我说肯定挣钱,于是我就来佛山了。

 记者:到佛山后呢?

 何某:我69号到的佛山,玩了四五天后,被李某带到了一复式住宅里。开始不知道要做什么,后来他给了我好几本电话号码让我打电话,我就猜到是打电话诈骗了。李某让我看着他们打了几次诈骗电话,算是“岗前培训”,让后就让我住进了一间单独房间,自己开始打电话。

 记者:知道是诈骗你还做?

 何某:开始不知道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想着能挣钱就行。

 网上花钱买个人信息

 记者:说说具体怎么打电话的吧。

 何某:李某给了我大约70张纸,上面印有个人姓名电话等信息,每张上面都有差不多50个人。我每天下午3点开始打,打到晚上七八点,要打一百多个电话。拨通电话后,我就对对方说“你来一趟”。对方如果问我是谁,我就会直接挂断电话,如果报出一个名字,就说是我,然后继续聊下去。

 记者:这些个人信息哪里来的?

 何某:网上花钱买的,每条信息两三毛钱,有些一次没打过的电话要贵些,一块钱左右吧。我算打得少的了,因为这些资料也是要我们自己掏钱买的。

 记者:有上当的?

 何某:基本没人上当,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我是骗子,没说几句就挂断了,还有的干脆把我骂了一顿。每天花几个小时坐这打电话太无聊了,还不如我之前打工的日子。我会下几部小说,边打电话边看小说打发时间。被警方抓住前一天我都准备走了,因为挣不到钱,和他们吵了一架想“散伙”。

 因为心软“放过”两人

 记者:一共骗到了几个人?

 何某:二十来天就两人上当,骗了8000块,再给取款组的分分,扣去我买电话卡和资料的钱,自己最后就剩下3000元。其实还有两个也骗成功了,但我没忍心要他们的钱。

 记者:为什么?

 何某:其中一个当时我照着资料上的电话打过去,是一个女的接的电话,我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她问我是不是陈老师,我说是的,并说有点事想找她借几千块钱。她说没那么多,身上只有一千多块钱。当时想到她是学生,我就心软了。我告诉她我是骗子。还有一位老人,说自己没那么多钱,可以先给我一点。想到我也有父亲,也没忍心要他的(何某一阵眼红,哭出声来)。

(原标题:广东一诈骗团伙冒充“领导”骗钱 曾因心软放过两人)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