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金融征信空对“数据金矿”却难纳为己用

来源:IT时报(上海) 发布日期:2014-08-18 10:53:36

 一些大数据从业者希望推动互联网金融进入2.0阶段,在他们的设想中,互联网金融1.0阶段解决通道、营销和资金流动问题,比如电子支付、电子银行;而2.0阶段,人们利用大数据,在风险与利润之间平衡,根据数据做定价、信用评估。

 运营商数据亦可辅助征信

 天云大数据首席执行官雷涛试图将大数据引入征信体制:“我们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外部数据快速阅读一个人的历史,根据其受教育程度、工作的专业程度、社会资本,对这个人授信。消费行为等一些碎片化的数据,银行并没有充分利用,只是做了记账描述,而且只看债务信息,不看风险。我们希望利用这些外部数据建立个人信用体系。”

 在雷涛看来,未来的数据资源并不仅仅在互联网上公开获取,还有大量数据蕴藏在产业链条里,比如政府、银行里的数据。

 哪类大数据可以辅助互联网金融征信?雷涛举例,“比如通信数据,通过通信运营商话单里的量体计算出用户的社会资本,一天打50个电话的人,和一个打5个电话的人,社会资本不一样。”

 分散的大数据机构,各自掌握的用户信用信息不全面,怎么办?“共享信息。只有通过市场机制、利益的交换,才能促进各个大数据公司共享信息,不可能靠规定来推动。”雷涛认为,大数据业界要形成供与需的矛盾,靠价格来解决。

 大数据征信,隐私怎么办?

 目前,大数据公司可以通过银行和运营商提供的数据,进行数据分析。但如此合作的核心是,数据的拥有权仍然属于银行或运营商,大数据公司可以得出结论,但数据不属于大数据公司。

 使用其它机构提供的数据,对用户进行信用评级,大数据公司到底有没有权力这样做?维优数字资讯分析师顾颖介绍:“大数据公司在做项目的同时,会有技术沉淀,模型和标签可以平移到其它项目,但是数据不可以私自使用,否则不道德、不合法。”

 将大数据用于征信,如何保证信息数据被安全使用?大数据公司掌握了用户的隐私,如何确保信息不被泄露或者滥用?顾颖也有不少担心。

 大数据辅助征信,需要第三方数据进行支持,比如,将用户发布在Facebook、社交网络、微博的个人信息,用来做征信。不过,美国电子签名协会副主席Jeff Knott则表示,这些在网络公开的信息,是比较危险的模型,“不能确定这些信息是否正确,数据的准确性需要再次验证。”

 不少大数据从业者设想让社交网络介入征信,比如把借款人不还钱的信息公布在他的朋友圈里,督促其尽快还钱。

 线上线下数据寻求结合

 在顾颖眼中,大数据作为新探索渠道,虽然目前困难多,但是前途光明,而理想和现实结合,需要大平台加入,把不可能的事完成。

 大平台的拥有者,无疑是阿里这样的企业。阿里小贷的征信模式被不少大数据研究者关注:利用阿里巴巴B2B、淘宝、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上客户积累的信用及行为数据,再将这些数据映射为企业和个人的信用评价。

 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工作人员介绍:淘宝天猫是闭合的交易平台,卖家、消费者留存的数据完整,每一笔交易、售出商品、交易行为、商铺、营业额、上线的宝贝数量等全网各个时间段店铺的信息,都被完整记录下来,用于征信。

 卖家旺旺在线时间长短,被作为重要的大数据信息之一,“淘宝很多店铺是个体经营的,店家旺旺的在线时间长短,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对店铺的投入程度,如果旺旺长期不在线,那我们也不太敢借钱给卖家。”阿里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有一套风险决策系统,阿里已经对全网卖家有了了解,每个卖家能从阿里小贷拿到多少钱,金融风险怎样,阿里已经对卖家做了预判。”

 阿里的大数据,能够靠自有的数据资源渠道,还原每个消费者的信用,但信息割裂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财务数据、税收数据、信息数据、公安的数据、小微企业劳动保障的数据,想打通是很难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设想,未来可以结合线下的数据,比如央行的征信数据、正在建立的社会信用体系,与自己的数据互为补充。

 但目前线下的有效数据也寥寥。“征信系统目前有8亿人,真正和银行有信贷关系的只有3亿人,换句话说,5亿人跟银行从来没有信贷交易关系,这5亿多人对金融部门来说是陌生人。”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王晓蕾说。

 “银行是做征信最好的地方,不过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信息有限,而商业银行、运营商,比如阿里、腾讯等等,信息更全面。”顾颖认为最好的方式是商业银行和运营商的数据结合,获得王晓蕾提到的“5亿陌生人”的信用信息。

(原标题:金融征信空对“数据金矿”却难纳为己用)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