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14人涉嫌电信诈骗被北京警方从印尼抓回

来源:腾讯新闻 发布日期:2014-09-04 15:31:06

 摘要:阿明的老家在广西南宁,为了戒毒,他长期在检疫站内使用毒品替代类药物“美沙酮”,“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叫‘强哥’的人。20145月,阿明从广西飞到广州,并从这里转机飞往印尼的首都雅加达。然后,阿明将填好的信息交给一个台湾人,由他拿到另一个房间,并按下转接键,转到“二线”。

 在看守所,阿明讲起在印尼的遭遇时痛哭起来

 警方印尼抓回电信骗子,23人在当地一别墅内被抓,14人被押解回国,看守所内瘾君子讲述被骗出国行骗经过。

 719日,海淀警方联合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在印尼警方的配合下冲入位于印尼巴旦岛的一栋别墅内,现场抓获23名涉嫌电信诈骗的嫌疑人,其中14名大陆籍、9名台湾籍。

 至此,这个隐藏在境外,通过网络电话进行诈骗活动的特大团伙被一举破获。目前,14名大陆籍嫌疑人已被押解回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据记者了解,14名大陆籍嫌疑人中,5人系被一个叫“强哥”的人以出国务工的名义诱骗至印尼,通过没收护照、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逼迫从事电信诈骗。

 警方行动海淀警方锁定境外窝点

 从今年6月底开始,北京警方就通过大量案件串并及网络电话将目标锁定在位于境外的几个电信诈骗窝点上。

 负责案件办理的海淀刑侦支队民警表示,随着金融业务的日趋完善,在国外也能通过银联进行取现,因此很多电信诈骗团伙开始向境外转移。有时打电话的在印尼,转账取钱在台湾,受害者在大陆,这些给办案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今年7月初,北京的刘女士就被电信诈骗骗走了8000元。当时刘女士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称他们是上海邮政局,刘女士有两个包裹没有领取,希望能够拨打电话联系。

 刘女士将电话回拨过去,一个自称邮政局工作人员的人在询问刘女士个人信息后表示,有两张银行的信用卡催款单刘女士没有领取,金额一共是26000元。

 刘女士吓了一跳,表示自己并没有该银行信用卡。“邮政局工作人员”随即表示刘女士可能被盗用信息,被人恶意透支,他们目前正联合公安侦破此类案件,并询问刘女士是否转接公安部门。

 随后,一个自称上海公安民警的人接过电话,表示刘女士的账户涉嫌跨国贩毒洗钱,需要彻查,指挥刘女士开通网银,并通过电话遥控操作。

 最终,被一系列人物弄晕的刘女士,在不知不觉间就给骗子的账户汇款8000元。

 骗子讲述戒毒认识“强哥”找到“工作”

 92日,记者在海淀看守所见到了被羁押的阿明。43岁的阿明是个瘾君子,1999年他就曾被强制戒毒8个月。因为从20岁开始吸毒,阿明显得格外消瘦,宽大的号服穿在身上很是松松垮垮,透过敞开的衣襟,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

 阿明的老家在广西南宁,为了戒毒,他长期在检疫站内使用毒品替代类药物“美沙酮”,“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叫‘强哥’的人。”

 20142月,强哥突然找到阿明,问他有没有工作,如果没有,可以介绍一份月薪6000元的工作给他。

 “我当时在亲戚的小饭馆帮忙,一个月只有1500元,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时阿明并不知道这份工作具体要做什么,强哥只是告诉他需要出国去印尼,跟着一个叫阿辉的台湾老板干,其他的就一概不清楚了。

 20145月,阿明从广西飞到广州,并从这里转机飞往印尼的首都雅加达。

 “护照和签证都是强哥一手操办的,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个叫阿利的,也吸毒。”阿明说,之后他在广州白云机场又遇到了3个人,也都有吸毒史,其中还有个女的。就这样,5名瘾君子一道去了印尼。

 自由受限护照身份证全收走

 阿明说,到了雅加达,有人举着“广西南宁”的牌子将他们接走,但他们也仅在雅加达逗留了1天,就又坐飞机到了一个叫巴旦的岛屿。

 “刚到巴旦,我们5人的身份证和护照就都被收走了。”阿明说,因为他们都吸毒,身体不行,就先被带到一个铁皮房里住了一个多月,“那期间,我们不能走出房门,吃喝都有人提供,他们还威胁我们说要是出去,没护照、身份证就会被警察抓走”。

 一个多月后,阿明等5人被带到了一栋两层别墅,4个男的被分到别墅二层的一个小房间里。

 阿明说,当时别墅里一共住了20多人,一个叫阿辉的台湾人负责管理,大家都称他“班长”。几天后,又有一批福建人被送到别墅里。

 在阿明的回忆中,别墅长期拉着窗帘,窗户上装有铁栅栏。所有人的行动都受到严格限制,只有在被允许的情况下才能下楼。

 直到被抓,阿明在住别墅的10天里一次大门没出过。

 被迫受训接电话套信息转给“二线”

 在别墅的一楼大厅,有6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一部电话,阿明的工作就是接听这些拨过来的电话,他们称之为“一线”。

 在这之前,会有专人通过电脑给大陆的手机群发短信,提示有包裹没有领取。如果有人上当并根据短信里面的电话打过来,阿明就负责接听,并且冒充广州或是深圳邮局工作人员,通过准备好的台词套出对方的基本信息,包括姓名、住址等。

 然后,阿明将填好的信息交给一个台湾人,由他拿到另一个房间,并按下转接键,转到“二线”。

 在到达别墅的头4天,阿明他们被带到楼下进行专门的培训,“就是站在一旁听他们怎么说,听完之后还有专门的人负责做对话练习。”

 阿明说,自己以前并没有接触过电信诈骗,可他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当时负责人阿辉表示,每个月给他们6000元的工资,以及5%的提成。

 毒瘾发作没人管 曾想逃跑没机会

 因为阿明等几个人每天都要服用“美沙酮”等毒品替代类药物抑制毒瘾发作,于是几人偷着带了些药上岛,但很快药就用光了,有人毒瘾发作,走路都需要扶着墙壁,甚至还出现了抽搐。

 而对于这一切,“班长”等人基本上是不闻不问,只有在他们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让他们上楼休息。

 每天上午9时到中午12时、下午2时到4时是工作时间,阿明等新人的工作都要由“教官”监督,有回答不上来的情况,“教官”会亲自拿过电话接听。

 “第三天我们几个就想走,可他们不同意。后来我们还想过逃跑,可根本没机会,身上没钱没护照。想离开岛还必须坐飞机或船。”阿明说。

 被“救”回国见到中国警察激动得直想哭

 719日,在阿明到达别墅的第10天,十几名公安民警冲入别墅,将他们全部控制。阿明说,得知中国警察来了,他一点儿没害怕,反而激动得想哭。阿明等人被控制后,在印尼移民局待了几天,便被押解回京。

 阿明说,比起被警察抓住,接电话才是他每天最害怕的事。“每天要接510个电话,骗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接电话时心跳得特别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阿明说,有的时候,因为自己说漏了,或者被对方察觉了,便是一通骂,“骂我是骗子,骂我不得好死。我当时听了特别难受”。

 除了4天的培训,阿明真正接电话的时间只有6天,“其实信的人并不多,几天时间里,我转到‘二线’的电话只有寥寥几个。”阿明说,因为还没有发工资和提成,自己也不知道有几人被骗。

(原标题:14人涉嫌电信诈骗被北京警方从印尼抓回)

专题活动